采文网
当前位置 : 采文网 > 故事会 > 人生故事 > 委屈的心疼的(8)

委屈的心疼的(8)

更新时间:2024-05-25 01:03:48

最后一个学期,是我们准备步入社会,积攒力量,进行选择的最后一个学期和最后一次机会。考上研究生的同学自然会高高兴兴地去另一所学校继续他们将要结束的学生时代。考上在编老师的则会教书育人,桃李满天。考上公务员的呢,也会在毕业后投身到为人民服务的事业中。我呢,就比较惨了。从我本质来说,我还是更希望自己出去,用几年的时间见见世面。但是佳爽并不愿意。因为她害怕会出现毕业季就是分手季的尴尬。不过也难怪,很多毕业分手的情侣,都是因为异地。并且,佳爽也等了我好几年,我也不能让她继续迁就我的想法。所以,我愿意跟着她走,她想去那里,我就陪她去哪里,并且发誓会加倍对她好。可是毕业之前,我俩差一点走不到一起。因为一个人出现了。不是司思,是雷娇。

委屈的心疼的(8)

我和雷娇的不动声色,持续到毕业前一个月。那天,佳爽回家了,我一个人没事做,就在学校里溜达,趁着还有机会,多看看学校。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学校咖啡厅,不知不觉的就想起了雷娇。她现在干嘛呢?找到工作了么?我心里的念头一闪而过,决定进去再要点东西喝。

我不喜欢喝咖啡,所以一进去就要一壶茶。我认真地看着咖啡馆的一切,好像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猛然间,我看到曾经我在留言墙挂的留言牌不见了。之前总和你来喝咖啡的那个姑娘拿走了。我还问她呢,你最近在干嘛。她告诉我你死了。滚滚滚,别TM瞎说。她啥时候拿走的?一个小时前吧。我记得我当时写的是,我想要一把马丁的吉他,以后给我爱的女人写歌,唱给她听。雷娇也写了,她写的是这个人是谁都行,但别让姚远祸害我。她的愿望真实现了,我的也快了。

这一刻,往事全部涌上心头。我突然间特别想见雷娇一面。但是,我已经没有雷娇的联系方式了。无奈,只好作罢。出了咖啡厅,我不知不觉走到我们大一军训的地方。这时候,我看到了那个曾经最熟悉,现在却最陌生的身影。她就坐在马路牙子上,双手插兜,低着头,看来也在回忆过往。自恋的说,估计也在回忆有我的故事。我不忍心打扰,却又不忍心就这么看着她。怎么办?先抽根烟冷静一下。但是我忘了一件事。雷娇对于烟味的敏感程度,那是天下第一的。她一回头,我和她正好打了一个照面。那种尴尬,不输于分手了再见到前女友。她看到我之后,眼中突然爆发出委屈的眼泪,伴着小到自己都可能听不见的哭声顺间滑落。这个时候,我突然有一种往事重现的感觉。这个现场太复古了。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就猛吸一口烟,结果吸的我,晕的就像喝多了似的。你坐吧。如果你是专门来找我的,就坐在这。如果不是,就站着。我当然就坐下来,但是坐的离她远一些。怎么,和佳爽搞对象了,就和老朋友这么远了么?不不不,没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就和你远了。

这句话应该是刺痛了雷娇。你为什么要拉黑我?这句话问的我很尴尬。好像我冤枉她一样。虽然这个事不值得拉黑,但也算事出有因。哦,就因为笔记没借给你,你就拉黑我。好吧,我承认,我言而无信了。可是这种欲言又止的情况,在雷娇身上还真是第一次发生。她又不想说了,可是我便一直追问。你知道她们那段时间为什么对我特别殷勤么?知道啊。她们自己闹掰了,都想拉拢我。也包括想要笔记复习,以及优秀毕业生的评比。这些我都能看出来,但我不想让她们通过我见到你,我不想恶心你,也不想恶心我自己。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我总算有了真正的宿舍活动。我四年没有和舍友一起出去玩过,一直被她们冷落,这些人也包括你的宝贝佳爽。这些事对我来说是很珍贵的。你倒好,不仅不为我想,还拉黑我,我想给你解释都不给机会。你每次打电话,她们都在旁边,我能顺着你的脾气说么?等我好不容易可以给你说明原因了,得,你拉黑我了,路上碰见了也不看我。是不是觉得心里不平衡?是不是觉得我忘恩负义,小人。好,我成全你。说着,她掏出来一样东西。就是我的留言牌。我本来想带回去,毕业之后有个念想。我也知道,毕业之后我和她们都不会有任何联系。我回家那天,什么都不想带,就想带走你的留言牌。可是现在,话赶话到这了,那我把它给你,省得我会惦记一个误会我的人,或者说,是一个对我不可能再和以前一样的人。我好不容易有你这么一个真正的朋友,还把你弄丢了。你记得我上次一个人喝酒吧?还是你们两口子带我出去住的。你知道为什么我会喝酒么?因为你,姚远。我大学里最好的朋友,竟然喜欢冷落他朋友的女生。我知道那一天,我就有一种预感,咱俩的关系估计也就这么个样了,估计就要完蛋,你有可能为了追佳爽和我冷淡。我当时真的怀疑,你对我到底是真的哥们,还是为了佳爽在这里和我搞什么外交。好吧,这事就这样,但是为什么你俩还约定好,什么时候咱俩关系不好了,闹掰了,你就和佳爽在一起。你的意思,你拿我打哈哈,逗乐子呢?我TM连备胎都没当,就让你踹了是么?你就TM把我当成单身时候的消遣了是么?姚远,你是人么?你说你TM是人么?!!

听完这句话,我心里五味杂陈。但是我绝对没有和佳爽有过这种约定。愧疚,气愤,被冤枉,自私,所有曾经没有的感受一起爆发。说真的,要说我不觉得雷娇长得好看,那是假的。但我从来没有对她动过其他念头。她真的是我的纯友谊。甚至我俩这四年下来,都没有一次开过那样的玩笑。但其实,这个时候,雷娇说的最让我生气的话,是关于我和佳爽的那两句。我脑子一热,就感觉这是佳爽编的。我虽然不相信佳爽会这么说,但是我那个时候已经热血上头了。可是雷娇又在抱怨。不,是埋怨。可能也不是埋怨,是在发泄这几年所受到的所有委屈。

我当时在存善,你看见那个姓陈的和我发的消息,那天我和你说了这么多,就是奔着恋爱去的。当然,最后没成,我现在想起来特高兴。好在,我没有和一个恶心我,不会理解我的人在一起。你这大学四年,班里边风光过了,打篮球牛逼过了,学生会霸道过了,现在工作也找好了,什么都不愁了。你肯定受不了别人忽略你,不拿你当回事。也对,你大学四年没白上,别人尊敬你,正常。可是,我呢?我和别人一样么?这时候,雷娇的音量往上提升了一个档次,好像学校另一侧的人也能听见似的。我这几年什么样你不知道啊?我为什么会这样你不知道么?你以为我不想狠心么,你以为我不想看她们笑话么?可是我能么?我是这种人么?我干的出来这些事么?我把你当成我最好的朋友,我还以为你是了解我,明白我怎么想的,你可以听我抱怨,会安慰我。可是到头来,我好不容易可以享受一番舍友带给我的,哪怕不是真心的照顾和快乐,你都要在另一个方面给我添堵,你怎么忍得下心来的?你就见不得我好是吧?你非要大学四年一直害我是吧?你就必须让我以后一想起大学生活心里全是难过和恶心是吧?你怎么就这么混蛋?雷娇说完这一番话,也没有力气在说什么了,她蹲在地上,眼泪再也擒不住了,如大坝决口似的哗哗往下流。我实在不忍心打断她,当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她凭借着最后一丝力气说出了她憋在心里四年的一句话:姚远,我就问问你,这四年,你心疼过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