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文网
当前位置 : 采文网 > 故事会 > 现代故事 > 生活故事 > 缺席

缺席

更新时间:2024-03-01 19:46:24

距通知开会的时间已过去10多分钟了。

缺席

张副县长座位还空着。主持会议的李局长感到不能再等了,清清嗓子,按议程开始了会议。

今天的会议,主要是对全县十二五规划执行情况进行评估。李局长从省上专程请来的5位专家已在县里呆了两天,和相关部门做了对接。今天专家组根据掌握的材料,要形成评估报告。各部门提出修改意见,最后由分管的张副县长拍板定稿。

定稿本月底提交政府常务会研究;明年一开春年初,还要提交县人代会由人民代表来讨论。张副县长不到会,今天的会就算白开了。

为请专家参会,李局长口头汇报张副县长同意后,为每位专家发放了3千、5千大洋的参会费。要是张副县长不到会表态,今天的会议拿不出个结果,这笔费用还真没地方开销。

几万块钱的事小。李局长更为担心的是另一件事。

现在已到了12月中旬,评估报告不能再拖了。政府杨县长、人大冯主任都分别过问过,要李局长抓紧落实。

想到政府杨县长,李局长心里就阵阵犯愁。到任才半年的杨县长年富力强,干事情雷厉风行,安排工作左一个“执行力”,右一个“落实力”。李局长担心再拖下去,难保不被杨县长“新官上任三把火”,上任伊始拿来祭旗。

本来为保稳妥,开会前一天,李局长专门给张副县长打了电话征求意见,才通知下今天的会议。昨天晚上,李局长又专门安排办公室主任打电话联系了张副县长的秘书小李,要小李提醒今天早上的会议。没有想到张副县长还是姗姗来迟,遥遥无踪。

会议按预定议程进行着。趁着大家讨论,李局长抽身来到会议室外,打通了张副县长的手机。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李局长心里“咯噔”以下,马上又联系秘书小王。

似乎漫长的等待后,电话终于接通了。原来今天一早,张副县长根据杨县长的安排,乘飞机临时赶去省里参加一个紧急会议了。小王在电话里万分抱歉,自己忘记通知李局长了。

“有意栽树还是无心插柳?!”放下电话,李局长嗓子眼里像堵着块棉花似的,满脑子一直是这句话。

李局长走回会议室坐下。张副县长的仍然座位空着,李局长似乎察觉到座位前的空座牌有了灵性,在不冷不热地盯着他。

专家在发言了。李局长没有心思听下去,脑子里开始像过电影一样,把这阵子与张副县长的往来快速过了一遍。

李局长其貌不扬,工作能力马马虎虎。他今天能坐上局长的宝座,与“放电影”这个本事有很大关系。打从参加工作开始,他就特别用心琢磨上级领导、身边同事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有时一个眼神、一句无意的闲话,他在脑子里反复揣摩几篇,往往能够察觉到其他人想不到。接下来,就是能够执行的问题了。两张紧俏电影票、三袋土产、几枚受追捧的邮票,都在他力所能及、又不过于为难的情况下落实了。接受者往往被他的“善解人意”所感动。

10多年过去了,他的这套“放电影”功夫更加炉火纯青。不少老领导都夸李局长“理解力高、执行力强”。

这套“三分干事,七分谋人”的“潜质”帮他风生水起,从科员、副科长、科长、副局长,一步步成为县里这个大局的局长。

李局长坐回会议室,短短几分钟,似乎找出了自认的问题所在,脑子里的回放逐渐定格到10天前的几个“慢镜头”——

那天,张副县长打来电话交代了一项工作,说完正事快挂电话时,又随意地讲了下,他的一个退居二线的老领导隔几天要来县上散几天心。

李局长对如何理解这个交代自然驾轻就熟。

一挂电话,他马上安排办公室主任联系好县里一家有名的度假村,依山傍水,环境幽静,吃住行一条龙全包。那阵子全县正在迎接一个国家评估组检查,李局长忙得昏头转向,没有顾上亲自出面宴请老领导一行。等他忙过想起这事,一问办公室主任,才知道老领导老少一家6口人已经返回省城了。

据办公室主任讲,张副县长的夫人全程陪老领导参观了县里的主要景点,一路嘘寒问暖,非常周到。老领导对县里四季如春的气候非常满意,离开时依依不舍,提到春节还要回县里呆几天,晒晒太阳。这次接待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李局长这个聊尽地主之谊的“主人”没有露个面。

想到这儿,李局长几乎忘记自己是坐在会议室里,差点一拍巴掌站起来。专家正在进行总结发言,他几乎一句没有听进去。他首先想的是马上安排办公室,打听清楚张副县长返回县里的航班。他要亲自到机场接机,专题汇报今天会议的情况。当然,最为重要的是,在汇报之余,他要最最诚挚的再次邀请张副县长的老领导全家在春节期间抽个时间,再来县里休闲散心。

这次,李局长打算全程陪同。